任家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来源:灵魂有香气的女子(ID:lixiaoyilhyxqdnz)作者:李筱懿&罗拉

华为副董事长、首席财务官孟晚舟,在被软禁543天后等来的依然是不利于判决的坏消息,大家敬佩她身在困境却能微笑面对,也真切祝她能早些脱困回国。

有传,76岁的老父亲任正非在一次内部会议上说:我已经做好了此生不见女儿的准备。

令人唏嘘。

 

就在加拿大宣布孟晚舟将迎来新一轮裁决的同一天,孟晚舟同父异母的妹妹姚安娜,在ins上分享了自己身着红色齐胸襦裙的古装照片,似在为姐姐祈祷好运。

任正非出了名的低调,两年前,公众对孟晚舟知之甚少,更不了解他还有个名叫姚安娜的小女儿。但是,就在2018年,这两个随母姓的女儿,却因为完全不同的事件先后走进公众视线。

那年11月底,20岁的姚安娜参加了在巴黎香格里拉举办的世界名媛舞会,这场舞会每年仅20人够格受邀,绝对的top级别,甚至拒绝过伊万卡·特朗普和帕丽斯·希尔顿。

 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这是姚安娜的首次公开亮相。

从没在媒体面前曝光过家庭生活的任正非,为了小女儿的成人礼舞会,破天荒的为《巴黎赛报》拍摄了全家福,身穿高定礼服,和比利时王子翩然共舞的姚安娜,俨然小公主。

而仅仅一个星期后,长女孟晚舟即在加拿大转机时被逮捕,软禁至今。

一边是端庄、独挡千军万马的姐姐,一边是俏丽、看似无忧无虑的妹妹,同为华为千金,姐妹俩的人生际遇却截然不同。

其中,性格的差异既是后天培养,也有天生烙印。

姐妹俩出生完全不同。

孟晚舟生于1972年,那时距离任正非拿着筹来的21000元创立华为,还有15年之久。孟晚舟从小在偏远的贵州山区当留守儿童,与父母同住过“外面下大雨,里面下小雨,四面透风的屋子”。

从21岁进入华为从基层做起,到如今接棒成为华为副董事长,孟晚舟和任正非的关系不仅限于父女,更是创始人亲自调教出来的最能扛事的一员猛将。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而生于1998年的姚安娜,则是名副其实的千金,她出生时,华为已是年销售额89亿的电信巨头。

她的起点,是很多人难以企及的终点:从小练芭蕾,弹钢琴,贵族式教育培养出常春藤精英,自信、开朗、漂亮,与名流和明星站在一起,完全没有仰望感,是骨子里的明朗少女,现实版的barbie girl。

假如孟晚舟自小经历的是烈火淬炼的挫折式教育,那么姚安娜接受的则是精雕细琢的开挂人生。

有时唏嘘,一个大家庭里,既有独挑大梁、为家族赴汤蹈火的“大家姐”,也有自我意识浓厚、不为出身所累的“小公主”。

就像最近被讨论最多的赌王家族,二房四个女儿,有大姐何超琼,二姐何超凤为家族生意拼杀,也有最小的妹妹何超仪,她天生叛逆,被安上“最让赌王头疼的女儿”称号,也是除了姐姐何超琼之外,最被赌王父亲疼爱的女儿。

赌王甚至对何超仪的叛逆格外珍视,拿出1个亿给她开戏,每逢拍戏安排4名保镖保护,鼓励她按照自己的想法生活,当演员,当歌手,嫁给喜欢的人。

这些看似平平无奇的职业和人生选项,都是“堪当大任”的姐姐何超琼,年轻时奋力争取,却求而不得。

常人眼中含着金钥匙出生,却也有着命中注定的家族束缚和使命。

“大家姐”责无旁贷,注定以一己之力扛起家族荣誉,商界浮沉戎马一生。

“小公主”则有幸被疼爱荫庇,肆意追逐自己的理想人生。

 

 

大姐的hard模式和小公主的easy人生,也同样适用于王室。

上周末,伊丽莎白二世在温莎城堡的骑马照曝光。94岁高龄的女王奶奶看起来依旧神采奕奕,目光炯炯,可是,快百岁的老人家真不累吗?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姐姐伊丽莎白女王和妹妹玛格丽特公主,也是南辕北辙的不同选择。

伊丽莎白生性稳重,温和又有主见,幼年就被祖父乔治五世看好。

1940年,14岁的伊丽莎白在妹妹的陪伴下第一次发表公开演讲,她说:“我可以诚实地告诉你们,我们家的孩子充满了快乐和勇气。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帮助我们英勇的水手、士兵和飞行员,我们也在努力分担战争的危险和悲伤。”

之后的4年里,伊丽莎白和玛格丽特,每年都会在圣诞节表演童话剧,无论是《灰姑娘》《睡美人》还是《阿拉丁》,姐姐都负责演王子,而妹妹则扮演公主。

19岁的伊丽莎白在二战服役中接受了卡车司机和机械师的培训,学会了开车修车换轮胎,从此一辈子热衷于驾驶。

而相比伊丽莎白是唯一没有驾照就可以开车的英国人,唯一服过兵役的女性皇室成员,唯一接受过更换火花塞培训的女王等等,玛格丽特公主,却是第一个把Dior裙子穿进英国王室的人,第一个在电视上公开转播王室婚礼的人,400多来第一个嫁给平民(摄影师安东尼阿姆斯特朗·琼斯)、也是第一个分居和离婚的皇室成员。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电影《罗马假日》里,奥黛丽·赫本饰演的安妮公主,就是以玛格丽特公主为原型。

公主一生最是特立独行,从不热衷于参加王室活动,反而更喜欢自由享乐的个人生活。

她热爱芭蕾和艺术,是英国国家芭蕾舞团的主席,还是个戏剧行家,几乎每次都能对看过的作品和演员做出独到的评论。

和姐姐伊丽莎白的端庄严谨,甚至老成持重不同,玛格丽特像明星一样,明艳动人,俏皮可爱,是贵族头号社交达人和时尚icon。

在民众眼里,伊丽莎白千斤重担一肩挑,永远在尽心尽职;玛格丽特则始终是一个漂亮却被宠坏了的孩子,甚至常常成为王室麻烦。

确实,也许是考虑到玛格丽特会永远活在姐姐的光环之下,父亲乔治六世把更多的爱都倾注给了玛格丽特,公开称赞“她有天使的容貌、娇美的身段和明星的气质。”

乔治六世去世后,伊丽莎白自觉得像父亲一样继续宠爱妹妹,继续对她无尽宽容。在玛格丽特爱上比自己年长16岁、离过婚的汤森少校,闹得举国哗然时,伊丽莎白刚刚登基,正是内忧外患的关键时期。

外界都传是女王为了王室颜面一手拆散了妹妹的幸福。但实际上,王室为了成全公主的婚事,甚至准备废止延续了200年的王室婚姻法律。

可惜最终,玛格丽特在舆论和教会的压力下选择了放弃。

很多年里,在自称it girl的玛格丽特一手拿着雪茄烟,一手举着酒杯流连于各种鸡尾酒会之时,她的姐姐伊丽莎白却正在焦头烂额的撑起一个分崩离析的落日帝国。

欲戴王冠,必承其重。

只不过比玛格丽特大4岁,伊丽莎白女王却独自肩负着家国重担。

是命中注定,还是自我选择?

 

绿萍和紫菱。

我常想起这两年被拿来开玩笑的琼瑶小说和电视剧《一帘幽梦》,剧中也有两姐妹:绿萍和紫菱。

姐姐绿萍是舞蹈家,她努力为梦想奋斗,是父母心目中的骄傲。

妹妹紫菱从小就是麻烦精,学习差工作不认真,每天做梦。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绿萍疼爱妹妹,自认是她的保护伞,却不知道紫菱一直暗恋未来姐夫。结果,绿萍梦碎,不幸在车祸中失去一条腿。而紫菱却迎来了开挂的人生,圆了所有的梦,活成了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公主。

被争议最多的一个情节是,男主角费云帆为妹妹不平,义正言辞斥责姐姐:那个时候的你,只不过是失去了一条腿,紫菱呢,她丢了半条命啊,更不要说她为你所割舍掉的爱情。

多么讽刺。

我年轻时觉得爱情更重要,但是现在,我人到中年,在腿和爱情之间毫不犹豫选择保全腿,不是我亵渎爱情,而是我太明白:只有腿才能为成年人遮风挡雨,只有腿才能走出自己的路。

如果失去腿,成为爱人的累赘,哪个爱人能吃苦耐劳照顾你一辈子?

你看,企业、王室、小说,都是如此,长姐仿佛习惯性选择了一种hard模式,而小妹则幸运的活出了easy人生。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去年任正非生日,孟晚舟给他写了一封祝福信,署名是“猪儿”。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呢?任正非在采访中表示,因为孟晚舟小时候很贪吃,长得胖乎乎的,像小猪一样,从小就叫她“猪”。

小女儿则因为喜欢毛茸茸的玩具猪,把自己称为“猪”,把我们叫做“猪爸”、“猪妈”。两个小孩都叫“猪”,以前我没有联想过,最近一想,怎么两个小孩都是“猪”呢?也是巧合。

同样是“猪儿”,一个皮实,任劳任怨,风里雨里担负着家族使命;

一个娇俏,无忧无虑,自由自在,思虑着不负自我的人生。

父母对儿女的爱,即便没有偏心和多寡的区别,性质却也各不相同:

对长女,是期盼多于宠爱;对幼女,则是疼爱多于责任。

对能力强的孩子,是要求多于去体谅;对能力弱的孩子,则是保护多于求回报。

有人说,改变一个男人的,根本不是他的情人和太太,而是年龄和他的女儿。

男人随着年龄增长,或许会对夫妻之感情、情侣之蜜意逐渐淡泊,但对幼女、幼子那份天然的娇惯,却与日俱增。

“小公主”和“小王子”既是家庭身份,也是一种性格,他们从来不缺疼爱与照料;

而“大家姐”,同样是一种性格和担当,这样性情的女人特别让人心疼。

姐姐孟晚舟VS妹妹姚安娜:长女的艰辛与幼女的顺遂

我是狮子座,这两年逐渐弱化天生的“大家姐”性格,学到的新本事就是:特别心疼自己和认怂。恨不得分裂出另外一个自我,对本身的自己竖大拇指:你太累了,好好休息和享受一下。

然后,我的生活真的轻松了很多。

新的一周,我由衷希望,要强、体贴、高付出的你,也懂得心疼自己。

最后,问一句:你也是任劳任怨的大家姐吗?

 

李筱懿,新女性主义作家、媒体人;罗拉,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签约作者。这双眼睛看透太多,人怂嘴不怂的红发毒舌小娘子,文章首发微信公众号:灵魂有香气的女子(lixiaoyilhyxqdnz),配图源自网络。